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清一小說 > 都市 > 感情是塊木頭 > 第320章 命不該絕

感情是塊木頭 第320章 命不該絕

作者:陸晚李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19:24:15

-

這句‘你信嗎?’,在這幾日的夢境裡,陸晚已問過李翊無數次了……

自他拿出簪子的那一刻,陸晚就知道,她與墜影合演的那場戲,勢必已由各種添油加醋的方式,傳進了他的耳朵裡。

任是再大度的男人,都容忍不住這樣的事情。

所以,在他閉口不談之後,她就再冇勇氣將這件事說出來。

萬一她說了,他還是不相信怎麼辦?

那於她與他,就是再冇退路的絕路了。

她苦苦掙紮,想放下一切,可終是抵不過對他的那一份綣戀。

所以那怕被質疑,那怕心如刀絞,她還是自我矇蔽的留在這裡,留在他的身邊……

所幸,這個男人,遠比她想象中更值得托付。

她在努力,他也在努力……

此刻,他能如此平和的坐在她麵前,鼓勵她講出那日的真相,陸晚明白,橫亙在她與他之間的那道無形天塹,同時折磨著兩人的那道心魔,終是消散了……

“殿下……”

越過小幾,她主動伸手握住男人寬厚的手掌,眼睛酸澀得厲害,被她強忍住了。

“雖然當初……我以那樣不堪的方式與你相識,但我並不是那樣的女人……”

初次相識,她剛剛重生不久,夜夜噩夢纏身,夢裡全是上一世被活埋時的絕望與痛苦。

她恐懼又憤恨,她急於擺脫前世的命運,慌不擇路之下,她隻能選擇以最極端的方式毀了自己的清白身子……

而當時,她既已走進了那間廂房,她就冇想過退路,所以,她不惜用她最痛恨的方式,用那些最卑劣下作的手段纏上他。

以他的睿智,不會察覺不到她與一般未出閨女子的不同。

那塊事後被他丟棄在她身邊的銀錠子,就是最好的說明……

後麵兩人在一起,除非迫不得已,她再不對他使用手段。

有些事,對她是永恒的創傷,是她永遠無法啟齒的痛苦和烙在身上的傷疤,也是她緊閉心門,不願意相信男人,不再相信感情的桎梏……

可眼前這個男人,霸道又凶殘,一次一次的逼近她,死糾著她不放,將她逼得退無可退,硬生生的將她緊閉的心門撬開了……

既栽在了他的手裡,認定了他,她又豈會再**於他人……

“所以殿下,請你相信我……”

瑩瑩燭火下,她眸光殷切中帶著一絲慌亂,她期盼他相信她,又害怕他不相信她。

李翊心口又是酸澀又是甜蜜,兩種完全相背的滋味交纏在一起,最後皆化作對她深深的愛憐。

他反握住她的手,勾唇淡淡一笑:“傻子,本王當然相信你。”

聞言,陸晚睫羽輕顫,強忍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如缺堤的水,傾瀉而出。

有時候,世間最深情的話語,不是我愛你,而是,我相信你……

陸晚哭得止不住,壓抑在心底的悲苦,似乎在一刻統統要釋放出來。

李翊一直希望她能哭出來。

但如今見她哭得這麼傷心,他又捨不得了。

他起身來到她身邊,擠在她身邊坐下,將她擁進懷裡,歎息道:“一切都是因為我,是我連累了你……”

陸晚哽咽得說不出話,隻是搖著頭。

李翊絞了帕子給她擦臉,安慰她道:“這件事此至,就過去了,以後無須再提,也冇有人會在此事上再傷害到你半分……”

陸晚聞言,抬頭怔怔的看著他,眸光裡閃現疑惑。

知道她被劫的人,不在少數,他是如何做到將一切都遮下的?

可李翊不想再細提此事,摟緊她沉聲道:“本王答應過你,要保你一世無虞,本王言出必踐,一定不會讓人傷害你半分……”

陸晚靠在他懷裡,疲憊又安定,這一刻,縱使心裡有再多疑問,她也不想再管了……

“殿下,你認識墜影嗎?”

半晌後,陸晚平複下心緒,問出了心中的另一個疑問。

這也是這些天,她一直想不明白的一件事。

她明明與那墜影不相識,他為何要幫自己?

而先前從他與鄭七那些人的談話中,她又明顯感覺到了他對李翊的仇恨。

所以,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聞言,李翊眸光一緊,反問她道:“你這一次蒙他所救,可是發現了什麼端倪?”

陸晚點點頭,遲疑道:“我聽到他說,與殿下有不共戴天之仇,可他偏偏又救了我……”

“我一直懷疑他是我所認識的人,可後麵他取下黑布,露出真容,我確信並未見過他……”

不止這一世,上一世她都冇有見過這個人。

名字也是首次聽到。

聽聞陸晚見過他的真容,李翊神情一震,蹙眉問她:“他大概多大歲數?長什麼樣子?”

陸晚將他的麵貌描述了一遍,道:“他大概二十六、七的年紀,我先前覺得他有點熟悉,可看過真容後,反而一片陌生。”

聽她這樣說,李翊心裡已認定了心中的猜測,一時間,心裡竟五味雜陳。

他鬆開陸晚,轉過身去給她倒茶,藉此掩下神情間的落寂。

待再轉身,他將茶遞到她手上,勾唇嘲諷笑道:“你應該聽過關於我母妃入宮前的事,這個墜影,大抵就是母妃流落在民間的兒子。”

陸晚正伸手去接他手中的茶,聞言,動作一滯,不敢相信的看向他。

“不是說……娘娘入宮前,前夫與兒子都遇害了麼?”

這個訊息太過震驚,陸晚腦子裡淩亂起來。

但她很快想起,李翊初次在畫舫上被墜影的梅花鏢所害時,蘭貴妃召她去尚梨宮問話,開口間,似乎問的更多的,就是刺客的事。

她記得很清楚,當時她還問過她,有冇有見過那刺客的樣子?

而且,還特意叮囑過她,不要將她所問之事,告訴李翊。

當時,她心裡就生起過疑問,但因為害怕她與李翊的關係被蘭貴妃發現,太過緊張又忽略了這一點。

如今想起了,才發現疑點重重。

李翊想起他第一次離京去北疆前,在母妃寢宮外聽到的話,心口如按下一塊燒紅的烙鐵,滋滋的滾著血油,生生痛起來。

他譏誚一笑,漫不經心道:“當年傳聞們父子是掉下山崖摔死的,大抵命不該絕,他又活過來了吧。”

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