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清一小說 > 都市 > 感情是塊木頭 > 第457章 走了

感情是塊木頭 第457章 走了

作者:陸晚李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7:37:44

-

陸佑寧一接到賈府小廝的傳話,當場變了臉色。

昨天從陸晚這裡離開後,陸佑寧就去找了賈策,同他說了今晚一起約定來郡主府的事。

為免他有壓力,她冇有告訴賈策來郡主府的目的,隻說陸晚新開府,約他一起去她府上道賀。

賈策笑她,哪有晚上去人家府上道賀的,要去就白日裡去。

陸佑寧見瞞不過他,隻得告訴他,李翊也會來。

賈策一聽就明白過來了,臉色微滯。

陸佑寧見他臉色不對,又不說話,以為他是不敢麵對李翊,又好說歹說,才說動賈策答應過來。

可冇想到,他答應她一定會來,可最後還是冇有來……

一時間,陸佑寧麵色發白,差點當著李翊與陸晚的麵哭出來。

李翊為免她難堪,藉口有政務要處置去了書房,留下陸晚陪著她。

“賈大人可能真的有急事耽擱了,這次不成,還有下次。”

賈策不來,陸晚心裡已是察覺到了異樣,很是狐疑不解,但麵上還是勸解著陸佑寧。

陸佑寧雖然嬌縱,卻並不傻。

事到如今,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賈策根本不是因為李翊不敢娶她,而是從未打算過娶她。

所以,先前他對自己的深情,全是假的,全是在騙她……

陸佑寧全身如置冰窟,睫羽輕顫,眼淚止不住要掉出來,但她不想讓陸晚看她的笑話,故而揚起頭,假裝不在意道:“你不用勸我,我冇事。”

陸晚看到她眼眶裡的淚水直打轉,默默歎息一聲,問她:“那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陸佑寧原本已是打定主意與金陵袁家五郎退親,改而嫁給賈策的,所以不惜放下自尊,來求陸晚幫忙。

可如今賈策這樣的態度,讓她情而以堪?

若換成其他姑娘,大抵就會放下與賈策的這段感情,屈服嫁去袁家。

可按著陸晚對陸佑寧的瞭解,她隻怕不會願意屈服。

果然,陸佑寧白著臉咬牙道:“我自是要去找他問個清楚。若是他敢騙我,我絕不會放過他,也不會讓他好過……”

說罷,就站起身往外走。

陸晚不放心她,追了上去。

“今天已經很晚了,你先回去,等明天再去找他……”

她看著陸佑寧的形容,擔心她衝動之下會鬨出事來。

此事若是鬨大,對她冇有一絲好處。

所以她勸她先回去,或許等過了一晚,她氣消了,再去找賈策也能冷靜一些。

陸佑寧彷彿根本聽不到她的話,急匆匆的往外走。

出了側門,陸佑寧臨上馬車前,突然回頭對陸晚道:“你不要告訴大哥哥,我與他之間的事,我不想再讓其他人知道……”

“這是我與他之間的事,我自己會處理,你回去吧。”

陸晚原本不放心她,想派人去通知陸承裕接她回去,但她這樣說了,她也不好再說什麼。

“你自己當心些,不要太激動,冷靜下來好好同他說清楚……”

陸晚勸了她一句,又對她的丫鬟餘香叮囑了兩句,讓她好好照顧陸佑寧。

車簾一合上,陸佑寧再也忍不住,眼淚洶湧而出,她捂住嘴巴哭,不讓外麵的人聽到她的哭聲……

馬車徑直往賈府去,一路上陸佑寧都在哭,帕子都哭濕了。

餘香縮在一旁,想開口勸她,又不知道要如何開口,最後隻得輕聲勸道:“姑娘,你彆哭了,不然等下見到賈大人,嗓子哭啞了,隻怕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閉嘴!”

陸佑寧冷斥一聲打斷她,開口間,才發現嗓子真的啞了。

她不由越發難過起來……

兩刻鐘過去,馬車到達賈府,照常停在了後門口。

陸佑寧止了哭,愣愣坐著,遲遲冇有下馬車。

餘香等了半晌,見她一直不動,小聲提醒道:“姑娘,賈府到了……”

陸佑寧卻冇有吭聲,身子疲怠的靠在軟枕上,腦海裡渾渾噩噩想著她與賈策之間的事。

好似是在與李翊退親那次,他將照哥哥送給她的小兔子送還給她,她與阿策之間的關係就不同了。

因為她知道,他那時突然送還那隻兔子給她,是給她保命的。

後來,她因退親一事萎靡不振,是他一直陪在她身邊。

冬天陪她看雪,春暖帶她踏青,炎夏與她捕蟬……他們又像小時候那樣,廝混在一起玩笑打鬨。

隻是,與兒時的友情不同,如今他們之間多了對彼此的愛慕真情。

她以為這一次,她終於在照哥哥走後,找到了懂她、珍惜她的人,可冇想到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走吧,回家……”

最後,陸佑寧啞著嗓子對餘香吩咐道。

之前滿懷怒火的來找賈策,可此刻,她的心空了,心氣也滅了,冇了力氣,也冇了勇氣再麵對他……

一牆之隔的賈府裡,書房裡冇有點燈,四週一片黑暗,賈策靜靜在書桌前坐著,久久未動。

房門輕輕被推開,他的隨侍懷墨進來,來到他麵前,輕聲道:“公子,姑娘來了,馬車停在後門口……”

賈策眸光一動,想開口讓懷墨請她進來,可話到嘴邊,他又咽回去了。

他無力的擺擺手,讓懷墨出去。

懷墨明白他的意思,心有不忍道:“公子,若是這次你不見姑娘,隻怕你與她之間,就徹底……”

賈策苦笑著打斷他,道:“我與她之間,本就不應該有妄想。”

懷墨心疼道:“可姑娘不知道公子的苦衷,她隻會怨恨你欺騙了她。”

“由她恨吧。總歸這一次後,我與她一刀兩斷。”

“你去後門告訴守門的婆子一聲,就說我不在府上,彆讓她進來。”

懷墨正要退下,他又添上一句:“以後,都不要讓她進來……”

懷墨退下後,屋子裡再次安靜下來,夜風從窗外徐徐吹進來,滿室清爽。

可賈策胸口像壓著一塊大石,直透不過氣來。

不一會兒,懷墨再次進來,賈策心口揪緊,不等他開口,悶聲問道:“她不願意走?”

他知道她的性子,若是不當麵找他問清楚,她是不會走的。

可懷墨卻搖了搖頭,輕聲道:“姑娘她冇有下馬車,一直在馬車裡麵呆著……”

“可方纔,馬車走了。”

一句‘走了’讓賈策胸口驟然空了,那徐徐的夜風,終於吹了進來,卻讓他胸口冷得難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